走向世界的中国动物考古学

作者: 文物考古  发布:2020-02-16

第一届全国动物考古学研讨会自2009年12月5日至10日在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举行,来自吉林大学边疆考古研究中心、吉林省文物考古研究所、北京大学考古文博学院、国家博物馆陈列部、山东大学东方考古研究中心、河南省文物考古研究所、陕西省考古研究院、重庆师范大学历史与文博学院、湖北省文物考古研究所、湖南省文物考古研究所、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的20多位从事动物考古学研究的人员参加了此次研讨会。另外,还专门邀请了一批国内外学习中国动物考古学的研究生参加会议。 此次会议有四个内容:一是专门邀请美国哈佛大学的Richard Meadow博士、Ajita Patel博士来讲授他们从事动物考古学研究的经验。二是与会人员介绍各自的研究成果,相互交流。三是讨论并通过了《考古遗址出土动物标本采集和实验室操作规范》。四是讨论并修改了《考古遗址常见动物骨骼图谱》 此次研讨会历时5天半,通过研讨,大家认为有六点收获: 第一,从事动物考古学研究的学者和学生们聚集到一起,互相认识,围绕大家共同研究的动物考古学进行讨论。与会人员介绍的研究成果涉及对考古遗址出土的贝类、鱼类和哺乳类的研究,也涉及到方法论的探讨,研究时段从旧石器时代一直到先秦。通过这样的活动,构建起了全国性的动物考古学研究平台。今后,我们可以依托这个平台,扎扎实实地开展动物考古学研究。 第二,此次Richard Meadow博士专门给大家做了1天半的讲座,介绍了西方学者对动物考古标本的采集、拼对、记录和数据库录入的情况,还介绍了国际动物考古学研究的最新动向及他对如何做好动物考古学研究的认识,他的讲座帮助大家开阔了视野,进一步认识到动物考古学研究在考古学研究中的重要性。 第三,Ajita Patel博士也给大家做了1天半的专门讲座,讲授区分山羊和绵羊、水牛和黄牛的部位特征,部分中国学者也把自己在实践中总结的相关鉴定特征进行了介绍,使大家获益匪浅。这对我们今后鉴定考古遗址出土的山羊和绵羊、水牛和黄牛的工作,将起到重要的指导作用。 第四,与会的加拿大维多利亚大学考古系的林彦文博士专门给大家讲了埋藏学及他的研究实例。如何对新石器时代以来的考古遗址出土的动物遗存进行埋藏学研究是一个我们过去关注不够的课题。林彦文博士的学术报告将对我们今后开展这方面的研究发挥积极的作用。 第五,大家认真讨论并通过了《动物考古标本的采集和实验室操作规范》。这个规范的执行,既可以帮助我们从事动物考古学研究的每一个人做到动物考古学基本工作程序的一致性,也可以保证大家鉴定资料的可比性。更重要的是可以进一步提高田野考古工作的科学性,为今后充分获取动物遗存资料创造更好的条件。 第六,大家在肯定我们起草的《考古遗址常见的动物骨骼图谱》的成绩的同时,也指出了其中存在的不足之处。发现缺点是向前走的第一步,改正不足,则可以帮助我们把工作做得更好,我们将在认真吸收大家提出的宝贵建议的基础上,修改和完善这本图谱,为大家在今后的动物考古学研究中,提供重要的参考资料。 在会议结束时,湖南省文物考古研究所的袁家荣研究员承诺明年将在长沙举办第二届全国动物考古学研讨会。我们希望以此次会议为契机,每年开展一次全国性的从事动物考古学研究的人员之间的学术交流活动,通过学术互动,一步一步扎扎实实地把中国的动物考古学研究推向前进。

2006年2月至6月,我应英国杜伦大学考古系的邀请,在那里做了4个月的客座教授。期间我分别在杜伦大学考古系、剑桥大学麦克唐纳研究所、伦敦大学考古研究所、谢菲尔德大学考古系、约克大学考古系等5所学校做了7次有关中国动物考古学研究历史与现状的讲演,参观了这几所大学的考古系和考古研究所应用自然科学相关方法和技术的实验室,另外还专门到牛津大学参观他们的古DNA实验室。通过这些参观访问和相互交流,收获不小,感触颇深。概括起来说,有以下几点认识。 一、充分认识西方动物考古学研究的优势。就像中国考古学的起步受到西方的影响一样,中国动物考古学的开创也是向西方学习的产物。在参观访问这几所大学的动物考古研究室时,我感觉到如果将双方的单个研究室相比,差距并不明显,有些方面我们还略占优势。比如我们收集的古代动物标本数量和种类就比他们任何一个大学的研究室都要多。但是从总体上看,把这6所大学的动物考古研究室的发展历程、研究力量及他们与相关研究机构的合作等综合起来,就从一个侧面明显地反映出整个欧美动物考古学研究的强大实力。他们有上百年的发展历史、拥有数百人的研究队伍;所涉及的研究地域非常广泛,除欧美以外,还包括非洲、大洋洲和西亚地区;他们的各种研究方法相当完备、仪器设备十分齐全。他们经过长期的研究,积累了相当丰富的研究成果,其中很多研究成果都具有原创性。可以毫不夸张地说,欧美学者凭借其强大的实力在世界动物考古学研究的领域里一统天下。 二、客观评价西方动物考古学研究的不足。任何事物都是一分为二的,西方学者的研究并非十全十美,研究地域的局限就是其不足之一。特别是他们对中国动物考古学研究的认识是

< 1 > < 2 >

本文由澳门新葡8455最新网站发布于文物考古,转载请注明出处:走向世界的中国动物考古学

关键词:

上一篇:湖南省邵阳县发现规模宋代窑瓷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