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南桂阳县黄田两处炼铜遗址调查

作者: 文物考古  发布:2019-11-01

湖南桂阳县黄田两处炼铜遗址调查

发布时间:2018-07-30文章出处:湖南考古作者:周文丽 莫林恒等

2018年4月28日,湖南省文物考古研究所牵头,联合中国科学院自然科学史研究所、香港中文大学、郴州市文物处、桂阳县文管所等单位,根据以往工作积累的线索,针对桂阳县雷坪镇舂陵江江畔的黄田村两处较大冶炼遗址进行专项调查。

图片 1

图一 桂阳县两处炼铜遗址位置图

一、盘家遗址

位于雷坪镇盘家自然村北面,在舂陵江东岸,距舂陵江约100米,原始地貌应该是一个朝向舂陵江的缓坡。遗址沿着舂陵江大体呈南北向分布,南北约长250米,东西约长200米,面积约5万平方米。遗址地表都为炉渣堆积,没有树木生长,炉渣堆积非常集中,但厚薄不一,最厚处约7米。矿渣堆积部分是原生堆积,局部被后期扰乱。炉渣多数为片状、块状,少数呈碗状或长舌条状。调查还发现碎矿石臼、青花瓷片、陶罐残片、陶盖残片、炼锌冶炼罐等遗物。

图片 2

图片 3

图三 盘家遗址块状炉渣

图片 4

图四 盘家遗址采集青花瓷片

在调查的1万平方米面积的遗址范围内较为均匀地分布有四五处较为平整的台面,台面高度不一,由红色黏土填筑,一般厚约10厘米,较厚可达28厘米,这些台面应该是当时的工作面。遗址的一处断面上还发现有红色黏土填筑的两层工作面,上下间隔1米左右。该遗址的形成可能是先在靠近江边的台地上冶炼,随着炉渣逐渐堆积,逐步向上扩展。一个工作面,可能对应着一个作坊区。

经过简单勘探,发现冶炼炉3个。炉1位于遗址中心部位一处较大断面处,断面高5.5米,炉底之下高3.5米,炉底之上有2米炉渣堆积覆盖。该炉只保留一角,残长1.2米,残宽0.6米,残高0.7米。炉底与一工作面平行相接,清理出工作面长约5米、厚约25厘米,由红色黏土、砖块、炉渣混合铺筑而成。炉子由砖平铺砌筑,大部分使用完整砖块,长24、宽14.5、厚6.5米,砖已烧成红色。炉底部未见明显烧结面。距炉子后部,用残砖垒砌后部护围,间隔0.2米。炉内壁烧结严重,呈黑灰色。

炉2和炉3位于另一台面上,由炉渣、砖块、红色黏土堆筑而成。呈南北向,炉口朝东。南北长3、东西宽2.6米,呈土包状,开口于炉渣之下。两炉并排排列,大小接近,炉2长1.3、宽0.8、残高0.66米,炉3长1.07、宽0.86、残高0.6米。两炉的顶头炉壁用残砖砌筑,砌筑不甚规整,南北两侧都为炉壁烧结,炉内为红黄白色填土。

图片 5

图片 6

图六 盘家遗址炉2和炉3

二、张家岭遗址

位于藕塘自然村西面,紧靠舂陵江,属于一个台地。南北长150米、东西长140米,面积约有2万平方米。遗址地表都为炉渣堆积,积厚薄不一,从一侧断面看,厚度在5~7米左右。从台地两侧看,应该是个台地凹面,被炉渣充满。遗址保存完整,未被后来破坏过。炉渣形态与盘家相似。还发现少量青花瓷片。

图片 7

图七 张家岭遗址航拍照

图片 8

图八 张家岭遗址炉渣堆积及炼锌工作面

图片 9

图九 张家岭遗址采集青花瓷碗

遗址有几处较为平整的台面,对遗址西部一处台面进行简单清理,发现一条炼锌炉炉基,平面为长条形,呈南北走向,由炉床和炉室两部分组成,仅保存有炉下室和炉床。炼锌炉与桐木岭遗址炼锌炉相比较,炉栅短且炉栅间距窄,难并排放置三个冶炼罐。冶炼罐与桐木岭遗址出土相似,都为直筒形。

图片 10

图一○ 张家岭遗址炼锌炉

三、检测

为判断盘家和张家岭遗址的性质,对两处遗址的炉渣和炉壁进行了金相观察和扫描电子显微镜及能谱仪分析。随意选取了盘家和张家岭各3个炉渣样品进行扫描电子显微镜及能谱分析,发现盘家2个样品存在冰铜和黄渣,第3个样品发现大量的锡青铜颗粒,含锡3~5%,存在铁、砷等杂质元素;张家岭2个样品存在冰铜和黄渣,第3个样品发现少量的锡青铜颗粒,含锡13~15%,并含有少量铅,颗粒周围有一圈冰铜。盘家炉1的炉壁烧结层含有很高的铜、锡和铅,存在纯铜、二氧化锡、富铅相,有典型的青铜熔炼渣的特征,初步推断该炉为熔铜炉。推测两处遗址存在炼铜和精炼活动,最后的产品中有锡青铜。虽然盘家遗址和张家岭遗址主要以炼铜为主,但是遗址上还发现了炼锌有关的遗迹遗物,炼铜活动与炼锌活动是否同时,它们之间是何关系,有待进一步研究。

图片 11

图一一 盘家炉1炉壁表面烧结层中的物相

图片 12

图一二 盘家炉渣中的冰铜颗粒

图片 13

图一三 盘家炉渣中的锡青铜颗粒

图片 14

图一四 张家岭炉渣中的冰铜和黄渣

图片 15

图一五 张家岭炉渣中的锡青铜颗粒

四、认识与探讨

《湖南省例成案》记载,乾隆年间石壁下矿厂“历无烧铜炉座,具系远隔十余里,数十里之江龙源、张家岭、吉冲头、藕塘、小溪头、冲头源、黄田等处民人买砂回家锻炼,炉座起停无定,既难稽查”。政府为了管理散炉户,在冲头围、瑶溪、藕塘聚集炉户炼铜,并在附近的道路上设置关卡,稽查偷运。目前除了盘家和张家岭,还在藕塘、冲头源、黄田、粮源、石家等村发现类似的冶炼遗址,这些遗址很可能都是乾隆年间的,也是官府管理的分散的冶炼矿厂。从盘家和张家岭的址出土的青花瓷片来看,它们的年代为清代前中期,因此与文献相对应。调查看,该两处遗址是多金属冶炼遗址,反映清代人们对于冶炼技术提高,掌握多金属冶炼的方法,充分利用矿石。遗址的分布规律是沿舂陵江东岸分布,主要是方便矿石和燃料和产品的运输。遗址冶炼出金属铜主要供应长沙宝南局铸造钱币,是清代湖南的最主要铜产品产地之一。

  图三 盘家遗址块状炉渣

图片 16

  图四 盘家遗址采集青花瓷片

根据此次调查情况,建议各级相关部门重视桂阳的矿冶遗址,加大保护力度。并制定进一步的勘探调查计划,对重要遗址进行重点勘探,如有必要可开展一定程度的试掘工作。

  图七 张家岭遗址航拍照

(来源:湖南考古网)

  二、张家岭遗址

图片 17

  四、认识与探讨

1、冶炼遗址的数量多,仅在桂阳县县城周围的实地调查8处遗址,其中有7处可以明确为矿产冶炼遗址,而根据桂阳县当地工作人员的调查,在西水河流域还有多处类似矿冶遗址,总数可能在20处左右。

  炉2和炉3位于另一台面上,由炉渣、砖块、红色黏土堆筑而成。呈南北向,炉口朝东。南北长3、东西宽2.6米,呈土包状,开口于炉渣之下。两炉并排排列,大小接近,炉2长1.3、宽0.8、残高0.66米,炉3长1.07、宽0.86、残高0.6米。两炉的顶头(东端)炉壁用残砖砌筑,砌筑不甚规整,南北两侧都为炉壁烧结,炉内为红黄白色填土。

6、发现大量的瓶形坩埚,其形制特点与明代宋应星所撰写的《天工开物》中的坩埚形态相近。且在《天工开物》中记载“凡倭铅,古本无之,……,繁产山西太行山一带,而荆、衡为次之”。倭铅实乃锌,此次调查发现多数遗址以炼锌矿为主,而桂阳县在明代早期属于衡州府所管辖,因此桂阳的锌矿冶炼或与此文献记载相符。

  位于雷坪镇盘家自然村北面,在舂陵江东岸,距舂陵江约100米,原始地貌应该是一个朝向舂陵江的缓坡。遗址沿着舂陵江大体呈南北向分布,南北约长250米,东西约长200米,面积约5万平方米(图二)。遗址地表都为炉渣堆积,没有树木生长,炉渣堆积非常集中,但厚薄不一,最厚处约7米。矿渣堆积部分是原生堆积,局部被后期扰乱。炉渣多数为片状、块状,少数呈碗状或长舌条状(图三)。调查还发现碎矿石臼、青花瓷片(图四)、陶罐残片、陶盖残片、炼锌冶炼罐等遗物。

在炼渣中发现大量瓶形坩埚及部分陶片、瓷片。根据出土的炉渣初步判断该遗址为炼锌遗址。推测遗址于明代时期开始冶炼。

  图一○ 张家岭遗址炼锌炉

图一 陡岭下遗址大面积的坩埚遗存分布

  在调查的1万平方米面积的遗址范围内较为均匀地分布有四五处较为平整的台面,台面高度不一,由红色黏土填筑,一般厚约10厘米,较厚可达28厘米,这些台面应该是当时的工作面。遗址的一处断面上还发现有红色黏土填筑的两层工作面,上下间隔1米左右。该遗址的形成可能是先在靠近江边的台地上冶炼,随着炉渣逐渐堆积,逐步向上扩展。一个工作面,可能对应着一个作坊区。

4、存在多种冶炼金属。目前发现的遗址以炼锌的遗址为主,其次有炼铅、炼铜、炼银等,有的如桐木岭遗址应是冶炼多种金属。特别需要指出的是,如此密集的明清时期铅锌铜等多金属冶炼遗址,以及发现的双排冶炼炉和炉渣等遗物,为进一步探讨“银锌壳”法(派克斯法)自铅中提取银的技术提供了线索。

  位于藕塘自然村西面,紧靠舂陵江,属于一个台地。南北长150米、东西长140米,面积约有2万平方米(图七)。遗址地表都为炉渣堆积,积厚薄不一(图八),从一侧断面看,厚度在5~7米左右。从台地两侧看,应该是个台地凹面,被炉渣充满。遗址保存完整,未被后来破坏过。炉渣形态与盘家相似。还发现少量青花瓷片(图九)。

3、出土的遗迹遗物丰富。发现的遗迹主要有各种形制的炉窑和炼炉,各个遗址都普遍使用残废瓶形坩埚修筑护坡。此次在保存较好的陡岭下遗址和桐木岭遗址发现了使用炉渣铺筑的工作面,在工作面上发现了成组的炼炉遗迹。各个遗址都埋藏有大量的瓶形坩埚及部分陶片、瓷片。根据目前发现的各遗址的出土的遗物来看,初步推测各矿冶遗址的生产年代都是明清时期。

  遗址有几处较为平整的台面,对遗址西部一处台面进行简单清理,发现一条炼锌炉炉基(图一○),平面为长条形,呈南北走向,由炉床和炉室两部分组成,仅保存有炉下室和炉床。炼锌炉与桐木岭遗址炼锌炉相比较,炉栅短且炉栅间距窄,难并排放置三个冶炼罐。冶炼罐与桐木岭遗址出土相似,都为直筒形。

图三 陡岭下遗址用坩埚砌筑的护坎遗迹

  图五 盘家遗址炉1

2、桐木岭遗址

  图一二 盘家炉渣中的冰铜颗粒

图八 现场采集到的一枚铜钱

  图一四 张家岭炉渣中的冰铜和黄渣

发现有炼炉遗迹,尤其是一处保存相对较好,形制较为清楚的一组并排炼炉土台遗迹。该土台长约20米,残高0.6米。是用红色黏土夯筑,剖面上可见一个人字形屋脊形式。炼炉左右对称,每侧有25个,共50个。炼炉为圆形,直径约0.35,残高0.5米。这一组炼炉遗迹是建筑在一平整的工作面之上,在靠近山坡的部位有使用残废的坩埚修筑的护坡,护坡是使用刚出炉的炉渣作为粘合剂材料。

    (来源:湖南考古 作者:周文丽等)

图四 桐木岭遗址现场考察照

  图二 盘家遗址航拍照

在山腰处发现一较大面积的平整工作面,长度约60米,宽度在20米左右。工作面上有使用炉渣铺筑的平整面工作面遗迹。在工作面平地靠近山坡外侧用残废瓶形坩埚修筑了护坎。该工作面上发现多处保存较好的冶炼遗迹,如有不同形制、不同大小尺寸的炼矿炉。根据发现的两种不同形状结构的炉渣,推断该遗址冶炼的金属种类不止一种。桐木岭遗址虽然位于山地地形之中,附近没有发现明显的河道,但该遗址周围有煤矿资源,附近的各种锌、铅、金矿料丰富。遗址靠近舂陵江,对外运输也相对较为方便。根据采集到的遗物推测遗址至少在明代就已开始冶炼生产。

  图六 盘家遗址炉2和炉3

在该遗址中采集到两枚铜钱、部分陶片、瓷片、瓶形坩埚及两个碳标本。该遗址现为郴州市市级文物保护单位。

  图一一 盘家炉1炉壁表面烧结层中的物相

图六 初步清理的炼炉遗迹

  为判断盘家和张家岭遗址的性质,对两处遗址的炉渣和炉壁进行了金相观察和扫描电子显微镜及能谱仪分析。随意选取了盘家和张家岭各3个炉渣样品进行扫描电子显微镜及能谱分析,发现盘家2个样品存在冰铜和黄渣,第3个样品发现大量的锡青铜颗粒,含锡3~5%,存在铁、砷等杂质元素;张家岭2个样品存在冰铜和黄渣,第3个样品发现少量的锡青铜颗粒,含锡13~15%,并含有少量铅,颗粒周围有一圈冰铜。盘家炉1的炉壁烧结层含有很高的铜、锡和铅,存在纯铜、二氧化锡、富铅相(图一一至图一五),有典型的青铜熔炼渣的特征,初步推断该炉为熔铜炉。推测两处遗址存在炼铜和精炼活动,最后的产品中有锡青铜。虽然盘家遗址和张家岭遗址主要以炼铜为主,但是遗址上还发现了炼锌有关的遗迹遗物,炼铜活动与炼锌活动是否同时,它们之间是何关系,有待进一步研究。

2、遗址规模大,各个遗址点的炼渣堆积的分布面积至少都在1万平方米之上,而保存较好的双霞岭遗址、陡岭下遗址、桐木岭遗址遗址分布面积都在10万平方米左右。这种冶炼遗址往往都位于一座或几座山头的一侧山坡的山腰位置,堆积厚度多在1米至5米之间,有的遗址炼渣剖面堆积厚度超过10米。推测当时的这些冶炼场址都应带有一定官方性质。

  图八 张家岭遗址炉渣堆积及炼锌工作面

图片 18

  《湖南省例成案》记载,乾隆年间石壁下矿厂“历无烧铜炉座,具系远隔十余里,数十里之江龙源、张家岭、吉冲头、藕塘、小溪头、冲头源、黄田等处民人买砂回家锻炼,炉座起停无定,既难稽查”。政府为了管理散炉户,在冲头围、瑶溪、藕塘聚集炉户炼铜,并在附近的道路上设置关卡,稽查偷运。目前除了盘家和张家岭,还在藕塘、冲头源、黄田、粮源、石家等村发现类似的冶炼遗址,这些遗址很可能都是乾隆年间的,也是官府管理的分散的冶炼矿厂。从盘家和张家岭的址出土的青花瓷片来看,它们的年代为清代前中期,因此与文献相对应。调查看,该两处遗址是多金属冶炼遗址,反映清代人们对于冶炼技术提高,掌握多金属冶炼的方法,充分利用矿石。遗址的分布规律是沿舂陵江东岸分布,主要是方便矿石和燃料和产品的运输。遗址冶炼出金属铜主要供应长沙宝南局铸造钱币,是清代湖南的最主要铜产品产地之一。(作者:周文丽 莫林恒 林永昌 罗胜强)

图片 19

  图一 桂阳县两处炼铜遗址位置图

通过此次对桂阳县矿冶遗址调查,有以下几点初步认识,

      2018年4月28日,湖南省文物考古研究所牵头,联合中国科学院自然科学史研究所、香港中文大学、郴州市文物处、桂阳县文管所等单位,根据以往工作积累的线索,针对桂阳县雷坪镇舂陵江江畔的黄田村两处较大冶炼遗址进行专项调查(图一)。

位于桂阳县正和镇官溪村,在一低矮山地环境中,海拔高度220至235米。在靠近西水(官溪河)北岸的山坡上分布大量炼渣堆积。炉渣堆积分布左右长度约500米,上下随自然地势宽度约150米,厚度在1至10米不等。

  经过简单勘探,发现冶炼炉3个。炉1位于遗址中心部位一处较大断面处,断面高5.5米,炉底之下高3.5米,炉底之上有2米炉渣堆积覆盖。该炉只保留一角,残长1.2米,残宽0.6米,残高0.7米。炉底与一工作面平行相接,清理出工作面长约5米、厚约25厘米,由红色黏土、砖块、炉渣混合铺筑而成。炉子由砖平铺砌筑,大部分使用完整砖块,长24、宽14.5、厚6.5米,砖已烧成红色。炉底部未见明显烧结面。距炉子后部(一侧),用残砖垒砌后部护围,间隔0.2米。炉内壁烧结严重,呈黑灰色。

图二 保存较完整的双排炼炉遗迹

  一、盘家遗址

图片 20

  图一三 盘家炉渣中的锡青铜颗粒

图片 21

  三、检测

2015年9月20日至23日,北京大学与湖南省文物考古研究所组成联合考察队,以北京大学考古文博学院陈建立教授为领队,在桂阳县文化工作者的指引下对桂阳县古代矿冶遗址开展调查。根据遗址内涵及分布,共实地考察12处古代矿冶遗址,下面以陡岭下遗址和桐木岭遗址为例,将调查情况作一简介。

  图九 张家岭遗址采集青花瓷碗

遗址所在是一山地地形中,海拔高度316至336米。在一山体南侧山坡上分布大量炼渣堆积,并在现场发现多处冶炼遗迹。炉渣堆积分布左右长度约500米,宽度随自然山势分布约100米,堆积厚度在1至8米不等。

  图一五 张家岭炉渣中的锡青铜颗粒

图片 22

图片 23

图七 桐木岭遗址一处工作面及炼炉坑遗迹

1、陡岭下遗址

图五 发现成排的炼炉遗迹

感谢桂阳县委、县政府对本次考察的大力支持,感谢当地文化工作者为了保护桂阳县矿冶遗产做了大量实地调查工作,为本次考察奠定了基础。

5、本次调查的大部分遗址都是冶炼遗址,即将开采的矿料运输到埋藏有煤矿的山头冶炼,因此采矿和冶炼是在不同的地点进行的。采矿应在宝山、黄沙坪这些矿山地点,而冶炼多是在靠近矿山的有煤矿资源的山头冶炼。西水河在当时充当了一条重要的运输通道。也有个别遗址如绿紫坳遗址是在洞穴中采矿后直接就近冶炼的。

本文由澳门新葡8455最新网站发布于文物考古,转载请注明出处:湖南桂阳县黄田两处炼铜遗址调查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