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财万贯留给儿子

作者: 神话传说  发布:2020-01-18

家财万贯留给儿子 点击数: 收藏本文我要纠错

早年间,乌龙镇上有不少家财万贯的大财主。有钱人嘛,钱一多妻妾就多,妻妾一多儿子也多,儿子多就有了问题:等自己死后,家产该如何分呢?

那年,镇上的朱财主生了重病,临终前,他问妻子,这家业该咋分呢?朱妻平时最喜欢小儿子,就鼓动朱财主把铺子和大宅院全交给小儿子,大儿子只分到了十几亩薄田和几千两碎银。

俗话说,不平生祸端。大儿子早对父母的偏心暗怀愤懑,现在见老二得了个金银窝,自己却啥好处也没捞到,不禁怒火中烧。朱财主刚咽气,兄弟俩就吵得打了起来。老大抓起一根顶门棍打在老二头上,老二立时一命呜呼。老大斗杀人命,被判了斩监候。朱妻悔恨交加,不久也蹬腿去了。偌大一个家业顷刻间烟消云散。朱财主死也不会想到,就因为自己的一个遗嘱,弄得家破人亡。

不几年,开茶庄的牛财主遇到了同样的难题。牛财主有三个儿子,而且都不是一个妈生的。当年朱财主的两个儿子是一母同胞,尚且打得死去活来,如今三个儿子从三个娘肚子里出来,分财产时稍有差池,难保不会重蹈朱家的覆辙。牛财主拿不定主意,就去问镇上最有学问的私塾先生。

私塾先生笑说:“朱财主听老婆的一面之词,分得不公,才会酿祸,你到时分得公公正正,再找中人立下字据,你的儿子们以后自然不会反目。”

牛财主觉得有道理,于是把自己的家产分成了三份。银子一人一份,院子一人一间,茶庄一人三分之一,谁也说不出二话。

本来此事办得也算圆满,可没想到牛财主去世不到两年,牛家茶庄竟然经营不下去了,最后连几十年的老招牌都卖给了别人。这是怎么回事呢?原来,牛财主虽然分得公平,却忘了一件事:牛家茶庄本来是当地最大的茶庄,可分成三份后,一个大茶庄就变成了三个小茶铺。兄弟们各做各的买卖,互不来往,一来二去,买卖自然就完了。

有了他们的前车之鉴,镇上的其他财主在处理身后事时更加谨慎了。那年中秋,镇上最有钱的马财主做东,请几个好友小酌,酒酣耳热之际,马财主突然停杯,忍不住叹了口气。

朋友不解,开玩笑地问:“你如今要钱有钱,要势有势,妻妾成群,儿孙绕膝,还有啥不如意的呢?”

马财主捋着花白的胡须说:“我也是年过半百之人,还能有几天活头?我是放心不下我的家业和那些儿子们啊。”

马财主一共有四个儿子,他百年之后该如何分家产,才能保证不出现骨肉相残和分家败落的事呢?朋友们也都觉得此事棘手。良久,有人突然说,马财主不是跟清月庙里的大愚禅师是好朋友吗?此事为何不去问问他?

这话一下提醒了马财主,对呀!都说佛法无边,世人解决不了的问题,说不定这老和尚能有好主意呢。第二天,马财主就打点好礼物,来到了清月庙。见到大愚,马财主说明来意,大愚却哈哈大笑:“都说清官难断家务事,我一个出家人,能有何好主意?”

可马财主不依不饶,再三恳求。大愚无法,思索良久才开口说:“朱财主听信偏心妻子的话,固然不对,牛财主听私塾先生的话,连根烧火棍都掰成三份,又未免太过迂腐。”

马财主点头称是,但立即面露难色:“分得不公不对,分得太公又不对,这该如何是好?”

大愚微笑:“其实也不难。”他告诉马财主一个故事:从前,有个人得到了一匹千里马,一匹百里骡,一头十里牛。他让千里马去田里耕地,让百里骡去跟人比赛,让十里牛去远方运送货物。可不久后他就发现,这三个畜生弄得一团糟,千里马耕田时东蹿西跳,一天也耕不了半亩地,最后还把爬犁都踢烂了;百里骡比赛时,一步三摇,迈着小碎步,场场倒数第一;十里牛送货慢慢悠悠,百里地走了十几天,等货物送到,车上的鲜鱼都发臭了。这事怪畜生也没用,有个马贩子告诉他,不是畜生没用,是他没用对牲口:千里马日行千里,却不善负重,应该用来送信、赛马;百里骡有长劲,日行百里不喘粗气,但是却跑不快,应该让它去拉货物;十里牛既跑不快,也没长劲,但却有蛮力,能吃苦耐劳,应该让它拉犁耕田。这个人听了马贩子的话,果然发现了牲口们的优点,日子也因此红火起来。

“你明白吗?”大愚问马财主。马财主如梦初醒,连声道谢。

回去后,马财主立下遗嘱:自己死后,十几家铺子给大儿子,因为大儿子精明,是做生意的料;家里的五百亩田地给二儿子,因为二儿子能吃苦,田地在他手里糟蹋不了;三儿子性子软弱良善,平时喜欢小狗小猫,家里的驴骡群就都留给他;唯有四儿子是个吝啬鬼,是个石头里榨油的主儿,家里的万贯家财就交给他,保证他败不了家。

分完了家产,马财主才觉得放下心来。眨眼过了半年,马财主突然有个念头蹦出来,这么分虽然既公平又合理,但是自己真要死了,儿子们的情况又会怎样呢?思来想去,马财主竟然想试探一下儿子们的能力。

他独自去河边钓鱼,然后趁四周没人,脱下一只鞋子丢在河边,造成了溺水的假象。马家人发现后,果然以为马财主淹死了,但是捞了几天也没捞到尸体,儿子们号啕痛哭一场,给马财主做了个衣冠冢,下葬了事。

几个月后,马财主悄悄派人回乡打听。打听的人回来禀告,说自从他“死”后,四个儿子遵照遗嘱,大儿子经营商铺,二儿子打理田地,三儿子管理驴骡,四儿子掌管金银,马家比以前还要兴旺。马财主大为高兴。

不料,还没等他高兴几天,黄河突然发大水,乌龙镇被滔天巨浪吞噬,大儿子的商铺和二儿子的田地全被冲毁,两人侥幸捡了条性命,双双带着家人逃难去了外地。三儿子最惨,大水来时他舍不得丢下牲口,结果抱着一头幼驴淹死在了水里。只有四儿子最幸运,他弄了一条船,把金银财宝装了满满一船,竟然保住了万贯家财。

马财主既痛惜三儿子,又牵挂逃难的两个儿子,急匆匆从外乡赶回来,找到了四儿子。四儿子一见老爹死而复生,差点被吓死,等马财主说清自己假死的缘由,四儿子才稳下神,问马财主如今该怎么办?马财主说:“你不是保住了万贯家产吗,你赶紧雇人去外地找回你大哥二哥,然后把家产分成三份,你们一人一份,重整马家元气,再给你三哥好好下葬。”

四儿子一听,嘴巴撅得老高:“爹……那金银财产,可是当初您分给我的,现在为啥要我分给别人……”

还没等他说完,马财主气得一拍桌子:“什么别人,那是你亲哥!如果我真死了,啥都不管,可是现在我没死,我说咋办就咋办!”

四儿子赶紧笑说:“我只是开个玩笑,您老怎么当真呢。”说着,亲自给马财主倒了碗茶。马财主这才消气,低头喝茶。不妨四儿子趁他低头,悄悄摸起身旁一根木棒,一咬牙,一棒打在马财主头上。马财主闷哼一声,登时毙命。四儿子悄悄把老爹用席子一卷,趁夜色来到衣冠冢前,埋了进去。

完事,四儿子趴在地上连磕响头,说:“爹,您别怪我狠心,你当初就不应该装死,既然死了,就别再来管儿子们的闲事。您知道吗?为了那一船金银财宝,我把老婆都丢下了水,现在您又来分我的财产,这不是要我的命吗?儿孙自有儿孙福,做父母的能管得了吗?”说罢,爬起来,一拍身上的土,匆匆而去。

本文由澳门新葡8455最新网站发布于神话传说,转载请注明出处:家财万贯留给儿子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