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三节韩非入秦——集荣耀与悲剧于一身的

作者: 历史人物  发布:2020-01-11

第二十三节 韩非入秦——集荣耀与悲剧于一身的政治家

发布时间:2015-09-25 21:05 浏览:加载中次

  • 公元前234年,韩国的一位使者奉命来到秦国,他用结结巴巴的语言,艰难而执着地向秦王政分析着韩、赵、秦三国的关系,秦王政显然有点失望,但还是恭恭敬敬地听着,并且不时地向这位韩国的使者投以赞许和鼓励的目光…… 这位患有口吃之疾的韩国使者是谁呢? 他就是韩国的宗室贵族子弟,和李斯一起就学于荀子门下的韩非。韩非大约生于公元前280年,从小就患有口吃,不善于讲话,但却擅长于着书立说,文章写得 深刻生动,文风平实严谨。韩非非常喜欢黄老刑名法术之学,对其研究得很深。李斯虽然自视甚高,目中无人,但对韩非的人品和学识还是非常敬崇的,李斯认为自 己的学识远远比不上韩非。 韩非就学于荀子,学成之后,由于他的公子身份,所以又回到了韩国。这时的韩国,已经衰弱得不成样子了。作为 宗室子弟和利器在怀的士人,韩非多次上书规劝韩王,但韩王没有采纳他的意见。当时,韩非痛恨治理国家不致力于修明法制,不能凭借君王掌握的权势用来驾驭臣 子,不能任用有富国强兵之才的贤能之士,反而任用夸夸其谈、对国家有害的文学游说之士,并且让他们的地位高于讲求功利实效的人。他认为儒家用经典文献扰乱 国家法度,而游侠凭借着武力违犯国家禁令。现在国家供养的人并不是所要用的,而所要用的人又不是所供养的。他悲叹廉洁正直的人不被邪曲矫枉之臣所容,他考 察古往今来的得失变化,写出了《孤愤》、《五蠹(dù)》、《内外储》、《说林》、《说难》等十余万字的着作。 公元前236年,李斯奉秦王之命到韩国,催促韩王安赶快投降。李斯在这次出使韩国过程中,会见了十五六年未见的韩非。韩非把自己写的《孤愤》、《五蠹》等篇章让李斯看,李斯看后,就把作品带走,后来又传至秦王手中。 再说秦王读了李斯带回来的韩非的《孤愤》、《五蠹》之后,非常高兴,大发相见恨晚之叹。李斯告诉秦王政,这个人就是韩国的韩非。可是,能有什么办法让韩 非来到秦国呢?秦王政想到一个“逼”字,于是,就下令攻打韩国,逼着韩国让韩非出使秦国。韩王安在无可奈何的情况下,只得派韩非出使秦国。 公元前234年,韩非奉命出使秦国。韩非来到秦国之后,受到秦王政最高规格的款待,一时间秦国高层官吏云集在韩非所住的驿馆之前,以能一睹韩非的风采为 荣。在这种荣耀光环的笼罩之下,韩非以为他的“存韩”之策能够实现,于是就向秦王献上《存韩》书,对秦国的政治提出了批评。韩非认为,国富兵强的秦国之所 以迟迟不能统一天下,是因为秦国的大臣们没有尽到辅佐君王的责任,尤其是李斯和姚贾等人提出的灭韩战略,更是不妥。韩非认为,韩国已经不是秦国的对手,不 能对秦国构成威胁。他认为秦国应该先灭赵国,因为赵国是个强国,只要赵国一灭,统一天下便水到渠成,指日可待。秦王政认为韩非提出的这个统一六国的战略, 是最符合秦国利益的,但是,最终并没有采用。 应该说,韩非为了救护自己的国家,以邻为壑的做法有情可原,也符合秦国的最大利益。但是,他的这个统一六国的战略方针却为其埋下了杀身的祸根。 为什么呢?因为韩非和李斯、姚贾等人提出的战略方针针锋相对,如果他的战略方针一旦被秦王政采用,李斯等人的政治威信将大打折扣;其二,韩非认为姚贾根 本就不是治国的材料,不配与他谈论安定社禝的大计,这就令姚贾很是难堪,怀恨在心;其三,韩非的出现,使李、姚二人的政治威信和政治地位受到了极大的威 胁,韩非一旦获得秦王政的信任,出任秦国的相邦,那么李、姚二人就保不住既得利益了。所以,李斯和姚贾就在秦王政面前诋毁韩非,说:“韩非是韩宗室的公 子,他的计策最终是为了韩国的利益,不是为秦国的利益考虑,如果不采用他的主张,您把他留下来,最后还让他回到韩国去的话,就是自己给自己留下了后患,不 如将他杀掉,以绝后患。”秦王政虽然非常喜欢韩非,也非常认同他的观点,但复杂的国家关系和自身多疑的性格使他对韩非的平定六国之策产生了深深的怀疑,所 以,在未能深思熟虑的情况下,就下令把韩非抓起来,让官吏治韩非的罪。 就在官吏将韩非抓起来之后,李斯派人送毒药给韩非,说是秦王的 意思,让他自尽。韩非知道李斯从中使诈,挑拨是非,想亲自见秦王一面,把事情说清楚,但是,李斯总是设法让韩非见不着秦王,而且逼着他喝下了毒药。不料, 就在韩非死后不久,秦王政反复思考,认为韩非说得很有道理,想赦免韩非,但是,当他派人去释放韩非时,韩非却早已经死了。 韩非死后,韩王安一看能够勉强支撑韩国这座岌岌可危大厦的最后一根柱子也倒了,就自动放弃了王位,把韩国降为秦的臣属之国,战战兢兢地等待着末日的来临。 对于韩非,我认为,尽管他一生襟抱未能开,但他统一天下的战略构想却最终通过秦王政之手得以实现,他的着作《韩非子》里的政治思想及其治国方略,对秦国的政治产生了重要的影响,成为秦国统一后政治统治的指导思想。 那么,《韩非子》里到底都有哪些了不起的政治思想呢? 首先,韩非的历史观为秦国的统治者提供了改革的理论依据。韩非注意研究历史,认为历史是不断发展进步的。他认为如果当今之世还赞美“尧、舜、汤、武之 道”,“必为新圣笑矣”。因此他主张“不期修古,不法常可”、“世异则事异”、“事异则备变”,要根据今天的实际来制定政策。他的历史观,为当时地主阶级 的改革提供了理论根据。 其次,韩非继承和总结了战国时期法家的思想和实践,提出了君主专制中央集权的理论。他主张“事在四方,要在中 央;圣人执要,四方来效”,国家的大权,要集中在君主一人手里,君主必须有权有势,才能治理天下,“万乘之主,千乘之君,所以制天下而征诸侯 者,以其威势也”。为此,君主应该使用各种手段清除世袭的奴隶主贵族,“散其党”、“夺其辅”;同时,选拔一批经过实践锻炼的封建官吏来取代他们,“宰相 必起于州部,猛将必发于卒伍”。韩非还主张改革和实行法治,要求“废先王之教”,“以法为教”。他强调制定了“法”,就要严格执行,任何人也不能例外,做 到“法不阿贵”、“刑过不避大臣,赏善不遗匹夫”。他还认为只有实行严刑重罚,人民才会顺从,社会才能安定,封建统治才能巩固。韩非的这些主张,反映了新 兴封建地主阶级的利益和要求,为结束诸侯割据,建立统一的中央集权的封建国家,提供了理论依据。秦始皇统一中国后采取的许多政治措施,就是韩非理论的应用 和发展。
  • (责任编辑:中国历史网)

公元前234年,韩国的一位使者奉命来到秦国,他用结结巴巴的语言,艰难而执著地向秦王政分析着韩、赵、秦 三国的关系,秦王政显然有点失望,但还是恭恭敬敬地听着,并且不时地向这位韩国的使者投以赞许和鼓励的目光…… 这位患有口吃之疾的韩国使者是谁呢? 他就是韩国的宗室贵族子弟,和 李斯一起就学于荀子门下的 韩非。韩非大约生于公元前280年,从小就患有口吃,不善于讲话,但却擅长于著书立说,文章写得 深刻生动,文风平实严谨。韩非非常喜欢黄老刑名法术之学,对其研究得很深。李斯虽然自视甚高,目中无人,但对韩非的人品和学识还是非常敬崇的,李斯认为自 己的学识远远比不上韩非。 韩非就学于荀子,学成之后,由于他的公子身份,所以又回到了韩国。这时的韩国,已经衰弱得不成样子了。作为 宗室子弟和利器在怀的士人,韩非多次上书规劝韩王,但韩王没有采纳他的意见。当时,韩非痛恨治理国家不致力于修明法制,不能凭借君王掌握的权势用来驾驭臣 子,不能任用有富国强兵之才的贤能之士,反而任用夸夸其谈、对国家有害的文学游说之士,并且让他们的地位高于讲求功利实效的人。他认为 儒家用经典文献扰乱 国家法度,而游侠凭借着武力违犯国家禁令。现在国家供养的人并不是所要用的,而所要用的人又不是所供养的。他悲叹廉洁正直的人不被邪曲矫枉之臣所容,他考 察古往今来的得失变化,写出了《孤愤》、《五蠹》、《内外储》、《说林》、《说难》等十余万字的著作。 公元前236年,李斯奉秦王之命到韩国,催促韩王安赶快投降。李斯在这次出使韩国过程中,会见了十五六年未见的韩非。韩非把自己写的《孤愤》、《五蠹》等篇章让李斯看,李斯看后,就把作品带走,后来又传至秦王手中。 再说秦王读了李斯带回来的韩非的《孤愤》、《五蠹》之后,非常高兴,大发相见恨晚之叹。李斯告诉秦王政,这个人就是韩国的韩非。可是,能有什么办法让韩 非来到秦国呢?秦王政想到一个“逼”字,于是,就下令攻打韩国,逼着韩国让韩非出使秦国。韩王安在无可奈何的情况下,只得派韩非出使秦国。 公元前234年,韩非奉命出使秦国。韩非来到秦国之后,受到秦王政最高规格的款待,一时间秦国高层官吏云集在韩非所住的驿馆之前,以能一睹韩非的风采为 荣。在这种荣耀光环的笼罩之下,韩非以为他的“存韩”之策能够实现,于是就向秦王献上《存韩》书,对秦国的政治提出了批评。韩非认为,国富兵强的秦国之所 以迟迟不能统一天下,是因为秦国的大臣们没有尽到辅佐君王的责任,尤其是李斯和姚贾等人提出的灭韩战略,更是不妥。韩非认为,韩国已经不是秦国的对手,不 能对秦国构成威胁。他认为秦国应该先灭赵国,因为赵国是个强国,只要赵国一灭,统一天下便水到渠成,指日可待。秦王政认为韩非提出的这个统一六国的战略, 是最符合秦国利益的,但是,最终并没有采用。 应该说,韩非为了救护自己的国家,以邻为壑的做法有情可原,也符合秦国的最大利益。但是,他的这个统一六国的战略方针却为其埋下了杀身的祸根。 为什么呢?因为韩非和李斯、姚贾等人提出的战略方针针锋相对,如果他的战略方针一旦被秦王政采用,李斯等人的政治威信将大打折扣;其二,韩非认为姚贾根 本就不是治国的材料,不配与他谈论安定社的大计,这就令姚贾很是难堪,怀恨在心;其三,韩非的出现,使李、姚二人的政治威信和政治地位受到了极大的威 胁,韩非一旦获得秦王政的信任,出任秦国的相邦,那么李、姚二人就保不住既得利益了。所以,李斯和姚贾就在秦王政面前诋毁韩非,说:“韩非是韩宗室的公 子,他的计策最终是为了韩国的利益,不是为秦国的利益考虑,如果不采用他的主张,您把他留下来,最后还让他回到韩国去的话,就是自己给自己留下了后患,不 如将他杀掉,以绝后患。”秦王政虽然非常喜欢韩非,也非常认同他的观点,但复杂的国家关系和自身多疑的性格使他对韩非的平定六国之策产生了深深的怀疑,所 以,在未能深思熟虑的情况下,就下令把韩非抓起来,让官吏治韩非的罪。 就在官吏将韩非抓起来之后,李斯派人送毒药给韩非,说是秦王的 意思,让他自尽。韩非知道李斯从中使诈,挑拨是非,想亲自见秦王一面,把事情说清楚,但是,李斯总是设法让韩非见不着秦王,而且逼着他喝下了毒药。不料, 就在韩非死后不久,秦王政反复思考,认为韩非说得很有道理,想赦免韩非,但是,当他派人去释放韩非时,韩非却早已经死了。 韩非死后,韩王安一看能够勉强支撑韩国这座岌岌可危大厦的最后一根柱子也倒了,就自动放弃了王位,把韩国降为秦的臣属之国,战战兢兢地等待着末日的来临。 对于韩非,我认为,尽管他一生襟抱未能开,但他统一天下的战略构想却最终通过秦王政之手得以实现,他的著作《韩非子》里的政治思想及其治国方略,对秦国的政治产生了重要的影响,成为秦国统一后政治统治的指导思想。 那么,《韩非子》里到底都有哪些了不起的政治思想呢? 首先,韩非的历史观为秦国的统治者提供了改革的理论依据。韩非注意研究历史,认为历史是不断发展进步的。他认为如果当今之世还赞美“尧、舜、汤、武之 道”,“必为新圣笑矣”。因此他主张“不期修古,不法常可”、“世异则事异”、“事异则备变”,要根据今天的实际来制定政策。他的历史观,为当时地主阶级 的改革提供了理论根据。 其次,韩非继承和总结了战国时期法家的思想和实践,提出了君主专制中央集权的理论。他主张“事在四方,要在中 央;圣人执要,四方来效”,国家的大权,要集中在君主一人手里,君主必须有权有势,才能治理天下,“万乘之主,千乘之君,所以制天下而征诸侯 者,以其威势也”。为此,君主应该使用各种手段清除世袭的奴隶主贵族,“散其党”、“夺其辅”;同时,选拔一批经过实践锻炼的封建官吏来取代他们,“宰相 必起于州部,猛将必发于卒伍”。韩非还主张改革和实行法治,要求“废先王之教”,“以法为教”。他强调制定了“法”,就要严格执行,任何人也不能例外,做 到“法不阿贵”、“刑过不避大臣,赏善不遗匹夫”。他还认为只有实行严刑重罚,人民才会顺从,社会才能安定,封建统治才能巩固。韩非的这些主张,反映了新 兴封建地主阶级的利益和要求,为结束诸侯割据,建立统一的中央集权的封建国家,提供了理论依据。 秦始皇统一中国后采取的许多政治措施,就是韩非理论的应用 和发展。以上内容由整理发布,部分内容来源于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图片 1

韩非自始至终都在为自己的国家考虑。在学成出山之后,他也没有向自己的师弟李斯那样投奔最强大的秦国,而是选择回国,韩非本就是韩国贵族,看着自己的国家一天天弱小下去,对现实十分愤慨,于是多次上书韩王要求变法图强,但是韩非的各项理论和主张都不被当时认可,韩国内部的各大贵族家族也都对这个贵族另类颇有微词。韩王一个也不敢得罪,所以最多只将韩非奉为上宾,但是不予任用。

说韩非转而投靠秦国简直是无稽之谈。韩非自始至终也没有为秦国谋划如何统一天下。他从头到尾都是以韩国的切身利益考虑,保证自己的国家不被灭掉。很多人对此抱有疑虑,韩非在出使秦国的过程当中,提出了统一六国的方略,只不过不被秦始皇所采纳而已。这怎么能说韩非没有帮助过秦国的?首先我们要认识到一点,韩非给秦始皇所提出的统一六国的方略究竟为了什么?是为了秦国统一还是为了韩国永存?

对于一些浅显理解的人而言,韩非为秦国确实出了统一战争的谋划。对于今天而言,算得上是卖国行为,但是这只是通盘事件的一个分支。这个分支甚至还是韩国自己送给秦国的。韩非明知这是一场闹剧,但是当秦国铁骑陈列于韩国边境之上时。要不陪着韩国继续这场闹剧,要么什么也不做。什么也不做的结果自然是韩国被灭国,但是继续这一场闹剧,却可能在一定的时候扭转这一局面,虽然这一几率很小,但是韩非作为一个爱国者,他还是要尝试一下。

在史记老子韩非列传当中记载,韩非是韩国的公子,但却才干出众。在秦国军队进攻韩国之时,韩王安命韩非出使秦国。当然,这也是秦王嬴政所要的结果。在此前数年韩王安从来没有听从韩非的意见图强变法,整军备战,但是面对这一情形韩非依然选择同意出使秦国。果然韩非到秦国以后受到秦王嬴政的热烈接待。而当时韩非的师弟李斯也对自己的师兄崇拜有加。

当时秦国朝堂之上对于吞并六国已经开始激烈讨论之中,讨论的内容并不是该不该统一,而是如何统一避免遭到六国合纵反噬。毕竟秦国在任何一个时候,其国力都无法与六国之和相提并论。当时的主要方略依然是率先灭掉处于四战之地,并且力量弱小的韩国和魏国,切断合纵的可能性,也被朝堂之上的文武重臣所认可。但是韩非却提出应该先攻打赵国,当时秦王嬴政对韩非属实崇拜,对于这一意见属实也发生了动摇,这使得秦国原有的文武重臣展开反击。韩非给出的理由无非以下几点:

首先韩国和魏国经历大战已经长期使、是秦国的盟友一直追随秦国之政策。不论是在军备还是在朝堂之上,都奉秦国为宗主国。秦国每一次出战,这两个国家尤其是韩国都允许秦国借道韩国攻打别国,俨然成为秦国的一个郡。

在此情况之下,进攻韩国其实并没有任何意义,而且还容易遭到其他五国合纵的威胁。而如果秦国能够保留韩国,韩国可以成为秦国东出的缓冲地带也可以在军粮等方面为秦军提供便利。

随即韩非将战火引向了赵国,说秦赵之间的争雄持续了50多年,并且一直是秦国东出的巨大障碍,如果能够攻得下赵国,那么韩国魏国指日可待,甚至不需用兵。对于赵国而言,如今朝堂混乱,正是进攻的绝佳时机,可以说韩非提出的这一系列理由对于嬴政而言都是实实在在的,嬴政不可能不考虑。

但是我们也要想到韩非在此时,他的身份是韩国特使是嬴政的座上宾。同时,他也是法家集大成的代表人物,在当时就已经名满天下。但令人讽刺的是韩非自己是一个磕巴,他却要承担起为国家游说强敌的任务。韩非此举确实给秦国提出了统一天下的第二条方略那就是率先进攻赵国。但问题在于韩非此举就是为了保护韩国不被秦国所灭,韩非知道秦国统一天下志在必得,也是大势所趋,自己没有任何的实力和理由,阻止秦国统一天下,但是却可以帮助韩国苟延残喘数年。

赵国在当时依然是山东六国当中军力较强的国家。秦国如果能够率先与赵国开战。那么留给韩国的时间,至少还会有十年。韩非此时依然没有放弃,在韩国变法的希望,他希望能用这为数不多的十年将韩国打造成一个铜墙铁壁的国家,以应对秦的威胁。但是韩非又不能明说,只能与战国策士一样,向苏秦张仪一样,为了达到自己的目的,但是却不能说。硬要说成是为对方着想,为秦国统一大业考虑。

当然,韩非的理论就是支持统一,韩非最终走向了自己的对立面。不得不说,韩非的孤愤,天下无人能理解。有人说韩非的死是李斯和姚贾造成的,但我更认为李斯和姚贾显然是看到了韩非对于秦王的作用。这一作用不是韩非能够取代李斯和姚贾成为秦王嬴政眼前的红人,而是他的政治理论和走向实则对秦国不利。李斯和姚贾都是统一大业的支持者,同时也是统一过程当中支持灭掉韩魏一举统一天下战略方向的主要支持者。

两者之间的分歧之大直接会导致秦国未来的统一走向。而且对于韩非来说,韩非在朝堂上提出自己的统一规划之后,就已经知道自己的游说失败了,并不在于秦王嬴政对此产生怀疑,更在于韩非看到了秦国君臣上下一心其国家方略的制定不仅理性,而且极具实践性。

自己让秦国率先进攻赵国的方法,根本不会受到朝堂认可。反而在提出之时便遭到群臣非议。这也意味着韩非希望韩国能够在秦国进攻赵国的这数年的时间进行变法的机会,不复存在。对于韩非是否毒死,只有历史的单方面记载。而且是否是李斯毒死韩非也不见事实佐证。但至少我可以说,即便没有人毒死韩非,韩非恐怕也心灰意冷。

他将自己满腔孤愤奉献给自己的国家,希望自己的国家能够继续存在下去。但是韩国内部没有人听他的,在秦国也没有人听他的。天下名士法家大才却无用武之地。保国存家不能为。对于韩非而言,自己已经失去了存在的意义。即便是一个爱国者也没有一个叛国者,更有历史价值。

本文由澳门新葡8455最新网站发布于历史人物,转载请注明出处:第二十三节韩非入秦——集荣耀与悲剧于一身的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