著名词作者林秋离助阵第五届金蜗牛填词大赛新

作者: 风俗习惯  发布:2019-11-03

原标题:衡阳祁东词人冰洁艺术成就斐然,被编入《湖南当代音乐家辞典》

中国听众有一半,听歌都是在听歌词?

【南方日报】带上“旧船票”重温“涛声依旧” 陈小奇作品音乐会及研讨会在京举行反响热烈

如今说起词人,大家最为熟悉的名字,当属于岭南香港的林夕以及海峡对岸的方文山了。前者被誉为华语乐坛的“词神”,将纯文学与流行音乐完美结合,创造出一种独特的美学意境;后者则与流行音乐天王周杰伦互相成就,充满浓郁中国风的作品传唱大江南北。而在内地乐坛,其实也有这样一位著名的词人,他就是冰洁。

7月14日,第五届金蜗牛填词大赛新闻发布会,在深圳中心书城圆满举行。华语乐坛金牌填词人林秋离、刘卓辉、洪瑞业等,共同开启第五届金蜗牛投稿通道,并就华语音乐产业现状,发表了各自独特的见解。


图片 1

图片 2

稿件来源:南方日报 2018-05-07 第A10版 | 作者:刘长欣 | 编辑: | 发布日期:2018-05-07 | 阅读次数:

惟楚有才,于斯为盛。作为湘楚文化的重要发源地,拥有千余年历史的名城雁城衡阳,一直人才济济,文化名人辈出。古有蔡伦、王船山等先哲圣贤,现代也有琼瑶、洛夫、龙应台、刘和平等著名作家、诗人。而词人冰洁正是衡阳祁东县人。

第五届金蜗牛填词大赛全国总导师、金曲奖最佳作词人——林秋离,几乎与所有一线港台歌手都有过合作,写出《剪爱》、《听海》、《江南》等无数经典作品,还曾作为音乐制作人,一手打造林俊杰、阿杜等著名歌手,被誉为“词坛鬼才”。这是他首次担任国内歌词比赛的导师,在接受媒体访问时,林秋离表示:“很感动,有这样一个坚持做歌词的品牌和平台,希望自己能借这次机会,把数十年的填词经验,分享给每一位参赛选手。”

图片 3

图片 4

林秋离携手两位金蜗牛填词大赛常驻导师:创作出梁静茹《勇气》、王力宏《你不知道的事》、林俊杰《爱笑的眼睛》等流行金曲的知名华语填词人洪瑞业,有“Beyond乐队御用填词人”之称的著名粤语词人刘卓辉,在发布会上以访谈的形式,和现场500多位观众,分享了自己对当下华语乐坛以及歌词创作的看法。

4月24日,在春日融融的北京,“陈小奇经典作品北京演唱会”于保利剧院隆重举行,《涛声依旧》《大哥你好吗》《九九女儿红》《我不想说》等一首首熟悉而悦耳的金曲再次响起,为观众带来一场美妙的音乐盛宴。 次日,“陈小奇词曲作品学术研讨会”在京举办,会议由《人民音乐》主编金兆钧、中国音乐文学学会主席宋小明主持。来自全国各地的众多音乐界人士、专家学者,围绕陈小奇的艺术成就、作品风格及中国流行音乐的发展等话题,展开热烈研讨。 作为当代流行音乐的创作者、实践者,广东流行音乐界领军人,陈小奇歌词中对传统诗词文化的继承,被评价为“优雅地唤醒了听众可能已经淡忘甚至沉睡的诗心”;其长期坚守广东,培育新人,更是深受专家和嘉宾的赞赏,“传递了一个音乐人的社会责任感”。本期文艺评论特摘录研讨会精彩发言以飨读者,敬请垂注。陈小奇歌词的古意与今情●彭玉平(中山大学中文系教授、系主任,教育部长江学者特聘教授)“以诗为词”:陈小奇歌词的经典底蕴 一种好的文化几乎都是在传统中化育与衍生出来。 陈小奇的歌词对于传统诗词的继承是一个非常突出的现象,如《涛声依旧》《烟花三月》《大浪淘沙》《白云深处》《巴山夜雨》等等,其背后都对应着张继的《枫桥夜泊》、李白的《黄鹤楼送孟浩然之广陵》、李白的《早发白帝城》、杜牧的《山行》、李商隐《夜雨寄北》等等。为什么陈小奇的歌能那么快地走进听众的心里?原因其实很简单,这些唐诗的经典早就凝聚为一种民族的审美心理,他们曾经以一种古典的方式盘桓在听众心里,而陈小奇的歌词正是精准地把握了听众的心理,优雅地唤醒他们可能已经淡忘甚至沉睡的诗心。 文化需要经常唤醒,否则再好的文化也会沉睡,而如果经历了漫长的沉睡,一种优秀的文化是有可能消亡的。从这个角度来说,陈小奇的歌词包含着他对传统的礼敬以及由此带来的使命感和责任感。 这是我理解的陈小奇歌词中的“古意”。从前人的经典作品中汲取营养和灵感,这种创作手法也是古人常用的。宋代的歌词,特别是到了苏轼的时候,就经常使用一种叫做“以诗为词”的作法,简单来说,有时直接移用唐诗的句子,有的稍加点染,有的借用核心意象。在苏轼当时,其实对此很有争论,有的干脆说:你那怎么叫词,应该是“句读不葺之诗”,备受批评甚至讽刺,但事实证明,词这种文体到了苏轼手里,“无事不可言,无意不可入”,大力提升了词的地位。所以以诗为词已经被证明为一种文体发展的自然规律。 陈小奇沿着这条创作道路进行自己的创作,可以视为是对一创作传统的传承。当然这种传承是建立在对以往经典诗词广博的阅读和了解的基础之上。陈小奇的这一类歌词展现了他作为流行歌词作家深厚的古典底蕴。 陈小奇在流行歌坛能独树一帜,建立起自己的风格,我觉得这是非常重要的一点。“犯之而后避之”:从经典中再创经典 一种好的文化应该都带有特定的时代气息和时代审美观念。 陈小奇化用的唐诗并不生僻,有的甚至可以说家喻户晓。艺术创作其实都讲究避熟而求生,因为“生”才能带来新鲜感。这是针对一般的词作者来说的,我记得金圣叹批点《水浒传》的时候曾经提出过一种理论,叫做“犯之而后避之”,什么叫“犯”呢?就是故意写出一种相似;什么叫“避”呢?就是在看上去是一种重复当中体现出超越之处。 陈小奇肯定属于这种大才子。因为他从经典诗词中展现的不只是经典原有的意境,而是为我所用,传达的是自己非常有个性化的情怀。属于典型的“犯之而后避之”。 张继的《枫桥夜泊》就四句:“月落乌啼霜满天,江枫渔火对愁眠。姑苏城外寒山寺,夜半钟声到客船。”你看这诗直接说了“对愁眠”,又说“客船”,这两个关键词一拎起来,就知道写的是一种思乡之愁。 陈小奇一方面很尊重张继的原诗,像歌词中的渔火、枫桥、无眠、月落乌啼、客船等意象就是来源于《枫桥夜泊》这首诗。但陈小奇不是简单地写思乡之愁,而是用一张旧船票来表达顽强地回到过去的一种情怀。我一直特别欣赏这几句:“尘封的日子,始终不会是一片云烟。久违的你,一定保存着那张笑脸。许多年以后能不能,接受彼此的改变。”你看这里面有期待,有愿望,一种改变过的自己回到没有改变前的日子,这是一种非常有创意、有力量的情感。这当然是一种怀旧,但也是一种尊重当下的怀旧,把怀旧的情感写得很有冲击力。 杜牧的《山行》诗云:“远上寒山石径斜,白云生处有人家。停车坐爱枫林晚,霜叶红于二月花。”这诗主要是写景,写的是一种怡人之景,因此也写出了一种流连之情。但陈小奇用一个稍带感伤的爱情故事串起这首诗,这诗歌的情感也因此一下子丰富、生动了起来。 在陈小奇的歌词意境之中,停车不再是简单地因为欣赏晚秋枫叶,而是什么呢?我们看歌词: “你说你喜欢这枫林景色/其实这霜叶也不是当年的二月花 半路下车只是一丝牵挂/走走停停总是过去的她 长长的石径回想你的相思/回头的时候已经是梦失天涯” 原来诗人不是偶尔闯入“白云生处”,原来他是一种故意的寻觅。但结果当然是没有结果的寻觅,所以陈小奇接着说: “等车的你走不出你收藏的那幅画/卷起那片秋色 才能找到你的春和夏/等车的你为什么 还参不破这一刹那/别为一首老歌把你的心唱哑” 经过这么一演绎,杜牧已经只是一种若有若无、若隐若现的背景。站在这首词前面的其实是陈小奇心目中和想象中全新的人和景了,连人物与景物的关系,也做了全新的处理。 这是再典型不过的“犯之而后避之”了。 以上不过是对陈小奇歌词一种类型的分析,“以古人之境界为我之境界”(王国维《人间词话》)是陈小奇面对经典的一种基本态度。从古典中走出来的陈小奇,分明带着现代的气息。因为古典,他的歌词耐人寻味,让人有一种不言而喻的文化归属感;因为现代,他的歌词能迅速走进听众心里,让他们感受似曾相识的情怀。 陈小奇准确地拿捏了古典与现代两者的关系,成就为流行歌坛兼具高度、深度和广度的一流词曲作者。这是他对这个时代的贡献,也为后来的词曲作者指引了一条康庄大道,所以陈小奇的意义不仅是现实的,也是未来的。注重审美精神回归才能成就经典●庞井君(中国文联理论研究室主任、中国评协副主席兼秘书长) 第一从我个人来讲,非常喜欢陈小奇先生的作品,主要是从欣赏、一个观众的角度;第二个是作为一个理论研究工作者的角度,陈小奇先生的作品,可以称之为“陈小奇现象”。从改革开放40年来,如果从音乐这个角度,至少在流行音乐的角度,可以有这样一个说法。 陈小奇先生这样的现象,给我们很多人启发,我们分析研讨这个现象的本身,是一个很好的角度,包括今天开的这个研讨会,我觉得更大的意义在于:分析研究这样一个现象,更有利于让我们探讨和总结艺术发展的规律和方向,去思考我们今天以及未来中国艺术的发展。 我是研究社会价值论的,从事文艺工作之后不断思考这个专业的特点,从价值论角度思考文艺方面的问题、美学和审美的问题。结合陈小奇的作品,从价值论角度来看,对今天中国的文艺发展或者对中国文艺未来有一个展望的话,可以有八个字的概括,从精神气质上概括,中国的当代艺术与未来艺术的气质应该是“古雅清新”这四个字;从内在精神内核来看,艺术追求应该是“自由自然”。从这八个字来看,我觉得陈小奇的作品体现了这样一种基本的价值,或者是在这个价值体系下展开的一种音乐的表达。 反观我们今天的艺术发展,大家肯定有很多满意的地方,也有很多不满意的地方,满意的地方比如说我们的市场很繁荣,数量很多;不满意的地方就是精品太少,没有高峰,或者说很难留下传世的经典作品,等再过了几十年几百年之后,回顾我们这一代人的艺术家给历史留下了什么,可能这是一个非常值得深入思考的问题。我认为我们今天身处在人类精神大变革的前夜。我们回头来看改革开放这40年,中国文化的艺术冲突就在这个大变革当中。放眼未来,也许用不了40年,我们将迎来人类的、也是中国的一个新的文化艺术形态、文学艺术形态。从价值论的角度来看,它应该是审美本体的一种回归。审美是精神,是人类精神结构当中一个很重要的板块和体系,它是与认知体系和信仰体系相并列的板块。审美是感受型的,区别于信仰特性,区别于认知特性,这样的一种精神感受性构成了艺术的本体。我们今天的艺术出现了这样或那样的问题,有四个方面的原因:在今天的时代,我们的文化艺术受到了市场的挤压、物质消费的挤压、技术的挤压,以及碎片化生活的挤压。当然这四个因素从好的方面来讲,也是推动艺术转型的力量,但从坏的方面来讲,它使我们的艺术本质也就是这种感受性遭到了疏离。 所以我在听了陈小奇的音乐作品以及大家的发言之后,结合自己的理论思考,最大的启发就是:我们今天的艺术发展要注重审美本体的回归,注重让艺术沿着从现实的感受性到超越的感受性方向发展。这种超越的感受性也就是北京大学著名哲学家张世英先生所倡导的“艺术的高远境界”,就是把人类的精神,把我们的文化,把我们的人生,引向力量,引向永恒,引向广大,引向个性,引向生命,形成新的艺术形态。■精彩发言摘编改革开放浪潮中的艺术弄潮儿●陈晓光(中国音乐文学学会名誉主席、著名词作家) 音乐家有了深厚的文化底蕴积累之后,如何能够从传统文化中吸取营养,是一个学问。而陈小奇让我赞同的、让我钦佩的是,他把我们的传统文化当中、古诗词当中精髓吸收进来,而把它化成了涛声依旧、巴山夜雨、大浪淘沙、烟花三月,从中实现了一种成长,拓展了古人的意境、思想,这是在继承传统吸收营养的基础上的一个创新。 今年是我们纪念改革开放40周年,在这40年当中,音乐创作确实取得了很大的成就。如果我们把抗日战争作为新音乐运动以来歌曲创作的第一个高峰期,新中国成立以来的17年作为第二个高峰期,那么第三个高峰期就是改革开放40周年,而且这次的波涛浪潮要高于前两次。陈小奇应该算是改革开放浪潮中的一个艺术弄潮儿,他也是这40年歌曲创作者当中应该被记住的重要作者之一。用音乐追寻中国梦的行者●王立平(著名词曲作家)陈小奇是一个孜孜追梦的行者。我一直很注意他的创作,我认为陈小奇一直用他的语言在讲一个故事,可以说,他讲的就是中国故事和中国梦。 从他的作品演唱会中我们能看到,观众对其作品的熟悉比例之大是我们一般听个人音乐作品音乐会时很少见的,他作品的留存率、受关注的热度和影响的广度,很有自己独特的优势。 小奇是一个很聪明的人,光聪明不够;他是一个很勤奋的人,勤奋还不够;他是一个很智慧的人,善于思索,善于总结。小奇的作品,很多首都是他自己写词的,他有很好的构思,因为一切文学艺术最基本的构思就是文学构思,没有了文学的构思,就很难周全,很难非常的深刻和完整,所以我觉得他的创作,是基于他对生活的理解和思考,文学功底是深厚的。坚守广东彰显词人风骨和责任感●甲丁(中国音乐家协会流行音乐协会副主席、著名导演、著名词作家) 陈小奇给我的最大感受,就是两个“坚持”,一个是关于词品,一个是关于人品。关于词品的坚持,我觉得就是他的真实,这么多年来不媚俗,不刻意去迎合所谓的“时尚”。歌词的风潮在这些年来变化得非常多,而陈小奇从他入行持笔一直到现在,始终坚持着自己的词风,这是词人的风骨和品德。他通过自己的作品塑造出一个鲜明的自我形象,作品具有很高的辨识度,对于当代作词界是一种很重要的丰富和补充。 第二个坚守就是人品。广州地处改革开放的前沿地带,也是我们原创音乐的一个重要的根据地,但是随着广东音乐人后来陆续向北迁徙,这片流行音乐曾经的沃土一度陷入困境。这个时候,因为陈小奇的坚守,守住了广东流行音乐的半壁河山,因为他的坚守,让我们所有人都不能轻视广东流行音乐的存在。陈小奇的作品不仅证明了它的存在价值,更重要的是给我们传递了一个音乐人的社会责任感。他的执着和坚守,也让广东乐坛作为内地跟香港音乐的一个交流的窗口跟通道,始终保持畅通。“新古典主义中国风”影响深远●王晓岭(原战友文工团团长、著名词作家) 陈小奇的创作与改革开放几乎是同步的,流行音乐在内地的兴起是这个时期社会生活一个非常重要的标识。上世纪80年代流行音乐的各种风格和流派,他都在参与,都有自己的代表作品,这是非常难得的。在“西北风”的最高潮,他写出了《山沟沟》这样的作品,紧随其后风格一转就是“岭南风”的出现。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陈小奇的“新古典主义中国风音乐”相当于在这个时候,提出了一种新的音乐思维。这个风潮应该说影响了相当长的时间,到了方文山和周杰伦他们的新“中国风”,实际上我觉得仍然是在继续了《涛声依旧》的这种创所脉络之上的新的挖掘,一直到之后的城市民谣,还有后来凤凰传奇的“草原风”。“当今中国学院派词作者代表人物”●李炜(中山大学中文系教授)陈小奇是一个具有深厚文化底蕴和人文素养的词作者。他所有歌词都严格遵守语言规范,无一例外,很难挑出毛病。比如大家耳熟能详的《涛声依旧》,意蕴深远是大家公认的,难得的是在将古汉语转化为现代汉语的过程中,转变自然,没有出现一处语病。 巧妙化用古诗词是陈小奇歌词作品又一大特点。用现代语言表达古韵,需要深厚的语言和文学功底,需要作者对古代诗词文化以及现代汉语特点的准确把握,才能运用自如。我们再看看现在的所谓“中国风”作品,用了很多古诗词的词汇,乍一看好像“很中国”,但往往不能细究。有的作品从主题到文学意象再到遣词造句都是照搬照抄,对传播和弘扬传统文化来说不一定是好事,容易造成民众的误解。这也是创作者必须警醒的。 准确、规范是母语写作的基本要求,善用修辞是文学创作的基本要求,传统文化的现代化则对创作者提出的更高要求。正因为陈小奇对汉语的准确把握、对传统文化的坚守,既保持着我国文人的传统追求,又像现代学者一样进行创作,因而在中山大学校友圈内流行着这样的评价:“陈小奇是文艺界真正的学者。”多才多艺的创作奇才和乐坛推手●段春芳(河北省音乐文学学会副秘书长)陈小奇是公认的“流行音乐的创作奇才”,至今大约有2000首作品问世,约200首作品获奖,他还写过诗歌、话剧等文学作品;会演奏二胡、萧、扬琴、唢呐、三弦、小提琴等乐器;他对琼剧、潮剧、汉剧、山歌剧等戏剧也颇有研究,同时,他还举办过书法展,出版过《陈小奇自书歌词选》。书法和音乐这两种艺术本就是相通的,陈老师将它们蕴含的美和留白、意境等技巧相互融入其中,使书法有音乐的流动性,音乐有书法的洒脱。 陈小奇作为广东乐坛的领军人物、“岭南流行文化的旗手”和中国流行音乐不可或缺的参与者与见证人,一方面进行词曲创作,一方面不遗余力地培养词曲新人、挖掘潜力歌手,为中国流行乐坛作出了独特贡献。这些年来,因为演唱陈小奇老师的歌而在歌坛占据一席之地的歌手不胜枚举,如毛宁、杨钰莹、甘苹、陈明、张萌萌、光头李进、陈少华、山鹰组合、容中尔甲、林萍、张咪等等。包括那英早年的成名之作《山沟沟》,也是出自陈老师之手。而且他推出的这些歌手依然活跃在舞台上,他也在不断培养着新的歌手,以期让广东乐坛再度成为中国流行音乐的领头羊。原文链接:

冰洁1973年出生衡阳祁东的一户普通人家,从小热爱文化与音律的他,长大后也顺利地走上了歌词创作的道路,工作正好是自己喜欢做的事情,这对于许多人来说,的确是一种幸运。如今45岁的冰洁也算是在华语乐坛开辟了属于自己的一片天地,创作的作品被阎维文、张也、毛阿敏、凤凰传奇、汪涵、田亮等多位著名歌手演绎,其中包含多首脍炙人口的经典曲目,艺术成就斐然,并获奖无数。

图片 5

图片 6

作为流行文化的重要符号之一:流行音乐以及歌词,都在我们的日常生活中、精神世界里,占据着无法取代的位置,针对网友提出的 “华语听众听歌都是在听歌词”等问题,林秋离认为“歌词就是在为旋律添砖加瓦”,“能流行的,多数是直白的语句,寥寥几字却直抵人心;只有足够的生活体验赋予词人思想的深度,才会给更多听众带来感动与不可磨灭的记忆” 。

代表作像《回家过年》、《西柏坡》、《最可敬的人》、《国歌响起》因旋律优美,富有历史内涵和生活气息,被《人民日报》刊登与称赞。同时《你是我的阳光》、《千秋一课》先后斩获华语音乐榜最佳民谣奖以及金风筝国际微电影大赛最佳音乐奖等殊荣。

洪瑞业则认为:“我们可能会忘记当年学过的课文、公式,但却能记得那年听过的一句歌词;这也许就是歌词的力量。”

图片 7

为向公众展示“歌词的力量”,发布会邀请来自匠星娱乐的BongBong乐团,作为演唱嘉宾,以live band形式,演绎了三位导师的代表作。每当一句熟悉的旋律响起,都能引发现场观众的轻声合唱。BongBong乐团稳定的发挥和青春洋溢的舞台表现,也获得了一次次掌声。

冰洁的作品在注重音乐的节奏和结构的协调流畅外,同此保有歌词优美、朴实、语言精简等特点。自古湖湘儿女便有“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的家国忧思情怀,而这种湖湘文化所蕴含的气质内核也在冰洁的作品中得到充分的体现。

除了出席发布会现场的林秋离、刘卓辉、洪瑞业,本届大赛还将邀请许常德(代表作《如果云知道》《婚礼的祝福》)、严云农(代表作《恋爱达人》《大艺术家》)等众多一线填词人、音乐制作人加入,组成豪华“筑梦导师团”,与选手一对一互动,为第五届金蜗牛填词大赛保驾护航。

图片 8

图片 9

作为湖南籍最著名的词作家之一,冰洁在词作道路上的励志故事也早已进入初中教材,继续激励下一代年轻人,走出湖南,追逐自身梦想。今年正好也是湖南省音乐协会成立60周年,为总结建国以来湖南音乐艺术的发展历程和成果,《湖南当代音乐家辞典》的编撰工作也已经展开。而冰洁正是被辞典编入的重要音乐家之一,成为我们衡阳人的骄傲。

据悉,金蜗牛填词大赛,由“华唱原创音乐基金会”于2015年发起,连续成功举办四届,是目前国内唯一以“音乐填词”为核心的专业赛事;累计参赛选手超过5万人,已成为华语词坛颇具规模和影响力的原创品牌,被业界称为“中国最文艺的音乐赛事”。

​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第五届金蜗牛填词大赛由合纵文化集团、匠星娱乐主办,由拥有20年音乐文化积淀的深圳市本色连锁实业有限公司承办。合纵文化集团执行总裁许晓英在致欢迎辞时讲:金蜗牛,是匠星娱乐创办的国内首个职业歌词厂牌,也是合纵文化集团音乐生产线上的重要一环,五年的时间,从种子,到萌芽,根植于深圳,逐渐开枝散叶,延伸至整个华语乐坛。

责任编辑:

赛事启动之初,即获得“深圳市福田区宣传文化体育实业发展专项资金”的特别资助。深圳市福田区委宣传部副部长简定雄,深圳出版发行集团公司党委书记、总经理尹昌龙,福田区音乐家协会副主席王俊,深圳流行音乐协会副会长刘小幻等,作为特别来宾出席启动仪式,并为发活动致辞、给予赛事高度评价。

图片 10

此外,发布会首次公开第五届金蜗牛填词大赛全新赛程,其中 “命题作词征集”成为本届赛事的亮点。结合词人投票和评委导师的建议,赛事从众多提议中,综合考量歌词作品的文学价值、商业价值以及社会价值,筛选出最具代表性的五个主题——“爱情”、“亲情”、“励志”、“古诗词”、“青春中国”;大赛希望通过命题创作,期待更多歌词爱好者在创作道路上,实现业余到专业的跨越,让流行歌曲承载更多时代意义,让音乐和情感,因为真实而更加动人。海选结束后,评审将从这五个命题中,各评选一首“佳作奖”,作为即将举办的“首届春蜂桃李民谣原创大赛”创作主题,谱曲并发行、加入全国胡桃里音乐酒馆巡回演出的歌单。

第五届金蜗牛填词大赛获得胡桃里音乐酒馆、合纵音乐学院、美丽南方、合纵经纪、春蜂民谣等知名音乐品牌的大力协助,并与金蜗牛词人榜、音乐人网、音核原创音乐网、闪歌APP、中国原创歌词网、百度作词吧合作开设6个网络分赛区;通过线上复赛与落地创作营结合的方式,全方位考核选手,精准选拔人才。

文字,让音乐更动人。

歌词可以改变音乐,也可能改变人生。华语词坛集结号再次奏响,林秋离、许常德等,领衔豪华“筑梦导师团”,期待与更多歌词作者,相约第五届金蜗牛填词大赛,在2019的夏天,共同见证“歌词的力量”!

本文由澳门新葡8455最新网站发布于风俗习惯,转载请注明出处:著名词作者林秋离助阵第五届金蜗牛填词大赛新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