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安山村】——兴隆街道宫子村

作者: 风俗习惯  发布:2019-11-02

原标题:【长安村落】——兴隆街道宫子村

原标题:【长安村落】——兴隆街道张王村

原标题:【长安村落】——兴隆街道张高村

谨以此文,献给大西安建设中,即将消失的长安村落文化!

谨以此文,献给大西安建设中,即将消失的长安村落文化!

图片 1

图片 2

图片 3

谨以此文,献给大西安建设中,即将消失的长安村落文化!

坐落于乡级公路宫里路两侧,东与里杜村接壤,南与兴张村、施张村隔洨河相望,西隔210国道与堰渡村毗邻,北与南雷村连畔种地,西南与钵鱼寨村地头说话,是一个由三个自然村组成的比较大的村落。7个村民小组,其中宫西4个,宫中2个,宫东1个。2100多人,耕地3000亩左右。

坐落于洨河北岸中段偏西,东与张牛村接壤,东北与堰渡村连畔,正北仍与堰渡村连接,与东甘河村(古兴隆镇)举目相望,村西与枣林寨村相依,是兴隆“上四村”最大的村落。274户,1160多人。

图片 4

图片 5

“张家的地,刘家的房,苏家的势力比人强。”有姓氏四大户,即王、张、刘、苏。有地百亩以上的地主有王登贵家、张万家、苏浩家。旧社会,共有耕地2000多亩,91户,440余人,马、牛、驴、骡、牲口54头。可概括为“四大家,五小家(地主),还有二十四户银户家(富裕中农)”。富户占全村人口的1/3。在当时就算是大村大社,所以村被称为“小日本”,再加上姓苏“当家爷”的威名,邻村和土匪都不敢来招惹,这大概是村子不打城墙不设防的缘由吧。别的村都吼着正宗“秦腔”,唯独该村却唱着柔情似水的“西音”“散东”眉户。

位于兴隆街道,东与张牛村接壤,南依洨河,西与枣林寨连畔。东北与张王村,正北与上四村、张王小学隔乡级公路相望。139户,580人。

据村中“三老”张长地(78岁)、康育尚(时年92岁)回忆,村建于明代,因本村有一个西汉皇帝的行宫,所以叫“宫院村”,后来逐渐形成三个自然村,分别为“宫东村”、“宫中村”、“宫西村”,正称“宫村”,为了便于称谓,叫做“宫子村”。

图片 6

据《长安县志》载,张高村建村约在明嘉靖年间,“张高、张王二村统一命名为张明里”。可见在嘉靖年间,张高、张王二村同为一个村级行政单位。

史载,汉武帝广开上林苑,最著名的有“宫十二、观二十五”,而“宫十二”之一的“重阳宫”就建在宫东村村南。据《西安通览》记载,宫子村“建在西汉宫殿群上”,“是上林苑中的一座行宫遗址”。后来通过平地、取土刨出来的瓦砾推断,唐朝时也在此建有宫殿群,所以说宫子村应建在汉唐行宫遗址上。

据《长安县志》记载,张王村设村于明嘉靖二年(1523),“张高、张王二村统一命名为张明里”。与后来村东设村的牛姓人家,统一称呼为张目里;“牛家堡、高家堡、王家堡”;在方圆,说“张王村”知道的人少;说“张目村”,人家马上就知道。

张高村也叫张目村(张木村、张明村)、高堡子,高姓占全村90%以上。据村中“三老”回忆,他们小时候,高家族谱还在,老祖先叫作“高贵”,四个儿子,衍生为四大家族。另有张姓四家、李姓七家、郭姓一家。

图片 7

旧村落呈东西“一”字形街道,村中央往北还有一个半截巷道,所以说旧村落街道呈“T”字形布局。大义路旁有一座菩萨庙,有山门大殿一座、中殿一座、榻房、膳房等建筑物若干间。菩萨庙于民国时期改为小学堂。山门、大殿和中殿的一半作为教室,另一半作为先生的宿舍。村中央“丁”字街口有个小戏楼,雕梁画栋,很精致,是村中人唱眉户戏、看皮影(灯影子)的中心地带。戏楼侧有两搂粗皂荚树一棵,戏楼南首还有棵大国槐树,也有两搂左右;村北小巷道顶端有个老爷庙,香火不绝,是村里人求和谐团结的精神纽带。村西有个马王庙。旧社会,马、牛、驴、骡是农民的生命线,每年都要给马王爷唱戏,唱戏钱由村中有牲口户出;村南有个小财神庙,村民每年都去给财神磕头,但年年都祈不来财富,所以香火不多。财神庙旁也有棵大白杨,树干三四围粗,且树身高而直。

新中国成立初只有24户,村中小娃不多,只有几个老外甥在村中玩耍。“外甥给村中充人数”也成为人们的美谈笑谈。

图片 8

旧时交通要道主要有两条,东西一条是通往枣林寨、秦镇的大路,村东北角一条是通往堰渡村、甘河廒的大路。

原村址在现村址的紧东边,南北“一”字街道,有小城墙,只有南门楼,门楼为上下两层,可以登梯攀援。村北墙内有一株三合围粗的大皂荚树。每到秋末村里人打皂荚洗衣,用不了时到附近村中叫卖。村西城壕有个古窑址,村里人笑着说:“要问咱老先人是干啥的?老先人是烧窑的。”其实这是笑谈,明代人口迁移时,村村都有窑址。

经过安史之乱,繁荣不复存在,到处是残垣断壁,随着皇权东移,这片荒蒿遍生之地整整沉睡了数百年,直到大明王朝人口增长,才开始点火复耕,才有了鸡鸣狗吠,才有了袅袅的炊烟。

图片 9

村南门口有大义路,绕过东城壕通张王村,再通甘河廒、向西通枣林寨、南堰头之间的古渡口河,过渡口河通往江村五星一带。据老人回忆和20世纪80年河中取沙发现河中几排古木桩实物证明,出南门还有一条南北渡桥,为沣峪、祥峪等地过往之交通要道。

清同治回乱人口锐减,只剩下60余人,到新中国成立初时,才增至300余人。大概沾了重阳宫这块风水宝地的缘故,新中国成立前地主多,在外人才多。最有名的地主是东宫村的刘家。据92岁的康育尚老先生回忆说“旧社会留堡和滦村一带上千亩水地都是刘家的,这一带的村民都是刘家的佃户。旧社会刘家在西安还有个“放账铺子”(钱庄)。说有一年,长安遭灾,民众交不起租赋,找到刘家说情,便替全县人交了钱粮,可见刘家财产有多殷实。据说刘家的老祖先同治回乱时,避于城边头某财东家楼上粮食席包房旁。傍晚下楼时,摸了摸席包,只见小麦下藏有一席包白花花的银子,遂装了一口袋,连夜赶回,于是盖房、买牲口、置地,成为远近有名的大地主,名位仅次于王曲郭守约家。

旧社会人均耕地四亩半左右,主要经济来源是农耕,主要栽培小麦、玉米、芝麻、豌豆、苜蓿、油菜、棉花等,农闲时上南山打柴,冬闲时排眉户戏。据说张姓地主家曾在西安开过海菜铺(副食类),现为东门外红光电影院。苏家开过窑,开过银铺,张家在周至开过中药铺,但都不大。新中国成立后,村里有木器厂三个,砖窑一个,皮鞋厂一个,豆腐作坊三个,还有一个炼铜厂,都是小作坊。

村西南角有“三官庙”,“四柏有榆、一塔一钟”演化为“四百有于塔”,方圆百里人来逛庙会。铁钟约有一米多高,不算稀奇。村东南角有个“无量庙”,据说香火也很丰盛。

图片 10

20世纪60年代中期,该村一度起名“红卫大队”,有一幅横幕帘为证,但村民则戏称自己村为“红芋大队”,因为全村三个队都曾大量种植红芋,靠卖红芋苗和红芋增加村中集体经济收入。

图片 11

次于刘家的地主还有张大丙、张志英、张千西、张建林、张世荣等,其中张志英比较有名,曾与习仲勋同志为留苏同学。回国后,在周至县祖庵镇当了国民党军队的某师师长,并在周至为自家置了500亩水地。临解放时,习仲勋以同学关系说服张志英投诚,张志英便脱离国民党军,回到人民阵营。新中国成立后任西安市政协干部,至退休。而刘家(刘彦)有两人逃到台湾,其中一人在台湾“财政部”工作,姓名均不详。

改革开放后,村民“八仙过海,各显其能”奔小康。2005年开始铺设水泥路,修排水沟,进行农网改造。2009年建成村公共服务中心、大队部、医疗所、健身广场,搞园林绿化,安装自来水、设垃圾处理站……。

1958年前,古城墙和城门、城楼还在。1958年大跃进“拆墙取粪”时城墙才被拆除。

图片 12

图片 13

新中国成立前,房屋低矮破旧,经济收入少得可怜。新中国成立后,特别是改开放后,村子先后办起挂面厂、木箱厂、豆腐坊。1972年,在张牛村的大力支持帮助下,在村东办起占地50亩左右的铸造厂,群众收入从原来的日工值4—5毛钱到1977年决分时的日工值1.62元,为兴隆地区日工值之最。

据“三老”回忆,宫东、宫中、宫西三个村都有城墙城堡。而西宫村的城墙最好,高厚结实。有南北城门南北城楼,城楼旁有防土匪的土炮数门,当地人叫“擂子”。有一年春节前,试验“擂子”,点燃后炮弹一直打到洨河对岸三四里之外的施张村。难怪老人说,村子从未遭过土匪。但却被河南“镇嵩军”的攻城部队叫开城门,驻扎三个月之久。

2011年,韩国“三星集团”将占用兴隆街道7个村土地,该村是其一。7月12日,村的拆迁工作基本完成。张王村这个曾经辉煌一时的眉户艺术之村将不存在,而变成绿坪如茵,干净、漂亮的张王村小区。重视拆迁和文物保护并存,特别把数百年两个大戏箱和古剧装等保护下来。

1982年春至1983年秋,从原址低洼地自主迁到西边高地,只有一年半时间,就完成历史性整体迁村。

据康育尚老人回忆,村西南有一座大庙,有一口大钟,钟口里可以支大桌子,新中国成立前修城墙时砸铁卖了,有一尊大石佛也不知去向。还有一块普通石头,叫“刘秀上马石”,据说很有灵性,没人敢动,保存至今。

该村在洨河两岸几十个村庄中是一个十分神秘的村庄,同过去的“张迷村”称谓一样,这就是村子的尊师重教和西府老腔眉户戏。

铸造业由小到大,由单一到多元化,全村有一半劳动力都在厂子工作。

图片 14

图片 15

由于村集体经济强,所以改革开放后,邻村都在1982年至1983年分了地,而该村直到1984年至1985年才开始分地。

(张妙,药家鑫案)

据村中老人回忆说:新中国成立前后,就出了苏毓瑞、苏永振、王永庆、苏拉庆、刘恩典等11位有名望的老先生。20世纪50年代又出了王文治、苏根堂、王满前、苏国英、苏生民等近20位老先生。

1996年被评为西安市文明村。1997年被评为陕西省小康示范村。

图片 16

该村远近闻名的“眉户”老腔,此迷比较难解。其实“关中道情,西府老腔眉户”就是产生于秦腔之前的活化石、活见证!村中的眉户艺术渊源流长,据村中刘思赐老人回忆说,其父刘彦长在1923年就抄、编过许多戏本子。眉户有七十二谱,分“老调”“小调”,排练时用正宗“老调”,声调绵长柔情如同“念经”,演出时则用“小调”。

图片 17图片 18

图片 19

新中国成立前后,村中眉户的“箱主”叫王善富,曾是陕西戏曲研究院眉户老调的研究员,在当时非常有名,方圆百里都知道。村子自编自演的剧目很多,其中群众最喜欢的有《打脏婆娘》《双上吊》《一张牛皮钱》等,新中国成立后第二传人叫王明理,老人说:“几百年的曲谱、本子,让我2004年才烧了,总说太烂,怕用不上了。”第三代传人叫王乃亭,拉头把胡琴。眉户乐器主要有三弦、板胡、二胡、笛子、铃铛,据说还有大鼓。这一时期可以说是眉户“文艺复兴时期”,村中演出的剧目有几十个,如《三世仇》《大上吊》《一颗红心》《三月三》《白毛女》《红灯记》等。

2012年,韩国“三星”电子有限公司看中洨河以北这块风水宝地,全村群众舍小家为大家,于6月19日开始拆房,7月1日全部拆迁完毕。未来,小村变小区,乡村变城市,前景将更加美好。

图片 20

图片 21

图片 22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旧社会及新中国成立初,主要靠芦苇编织芦席、打秸秆为生计,去城边头打短工、搞副业为主。改革开放后,放开手脚求发展,加快步伐奔小康,挣回一座座小洋楼,过上丰衣足食的小康生活。目前,铺设村南的水泥道路,对农网、自来水进一步进行规范整理。

20世纪50年代初,34岁的李秀珍,通过政府办的冬学班扫盲,学了不少知识,但她认为远远不够,所以在当年的春季开学又在菩萨庙小学堂和女儿一起报了名,同在一个班上学,整整上了两年多。在当时传为佳话。

责任编辑:

图片 23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20世纪70年代,眉户戏有了女演员,其中最著名的叫苏侠娃,长相、扮相娇美无比,唱功婉转悦耳,眼目柔情似水。《白毛女》中扮演喜儿,《红灯记》中扮演铁梅。再加上男女演员合作,把眉户唱红了方圆百村。姑娘大了就要出嫁,村中男男女女都舍不得这娃,找苏侠娃她娘,提出“不准侠娃出村,要嫁嫁到咱村。”

责任编辑:

图片 24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本文由澳门新葡8455最新网站发布于风俗习惯,转载请注明出处:【长安山村】——兴隆街道宫子村

关键词: